关闭
当前位置:首页 - 国际国内新闻 - 正文

为了皇帝,明朝第17代皇帝-崇祯,长兴

admin 2019-04-21 182°c

明思宗朱由检(1611年2月6日-1644年4月25日[注 1]),或称崇祯帝,明朝第十七代、末代皇帝。

思宗为明光宗第五黄石公园子,明熹宗异母弟。五岁时,其母刘氏获罪,被时为太子的光宗命令杖杀,朱由检交由庶母西李抚育,数年后改由另一庶母东李抚育至成人。于天启二年(1622年)年被兄长明熹宗册封为信王。明熹宗于天启七年(公元1627年8月)驾崩,因为没有子嗣,朱由检受遗命于同月丁巳日登基,时年十八岁。次年改元崇祯,是为明为了皇帝,明朝第17代皇帝-崇祯,长兴思宗。

思宗终身劳累,废寝忘食的阅览奏章,节省自律,不近女色。崇祯年间,与万历、天启相较,朝政有了显着改观。即位之初乌藤席就大力根除阉党,曾六度下诏罪己,惜其生性多疑,无法挽救陵夷的明朝。明朝末年农人起义不断,关外后金政权凶相毕露,已处于内忧外患的地步。崇祯十七年(1644年)发作甲申之变,李自成攻破北京,思宗在煤山一树上吊身亡,终年三十五岁,在位十七年。

南明予其庙号“思宗”,后改“毅宗”、“威宗”,南明弘光youjizi帝上谥号“绍天绎道刚明恪俭揆文奋武敦仁懋孝烈皇帝”。清朝追谥“钦天守道敏毅敦俭弘文襄武体仁致孝端皇帝”,庙号“怀宗”;后去庙号,改谥为“庄烈愍皇帝”,葬于十三陵思陵。

生于万历庚戌十二月二十四日寅时。崇祯帝潘伟泊之父为明光宗朱常洛,朱常洛虽早在万历廿九年被立为太子,但其父亲明神宗其实一心想立三子朱常洵为太子,是因为群臣国本之争,才牵强保住了朱常洛储君的宝座,故朱常洛一向得不到明神宗欢vase心。朱由检母亲刘氏则是朱常洛的女仆,亦不得朱常洛的欢心。祖父厌烦父亲,父亲厌烦母亲,所以朱由检年少并不美好。五岁时,朱由检母亲刘氏开罪,被父亲朱常洛命令杖杀,之后将朱由检交由庶母西李抚育。数年后西李生了女儿,看管不过来,改由另一庶母东李抚育至成人。及至朱由检长大,被其时已继位为帝的哥哥朱由校封为信王,刘氏追封为贤妃。

天启七年(1627年),年仅廿二岁的明熹宗朱由校驾崩,因为朱由校三名儿子皆早夭,他仅有在世的弟弟朱由检爱漫画承继皇位,其时朱由检年仅十六岁,是为崇祯帝。朱由检即位后,面对着危机四伏的政治局面,深切地寻求治国良方,勤于政务,以身作则。崇祯十五年(1642年)七月初九,因“偶感微恙”而暂时传免早朝,竟遭辅臣的批判,崇祯急速自我反省。

天启七年十一月(1627年),崇祯帝在根除魏忠贤的羽翼崔呈秀之后,再将其贬至凤阳。途至直隶阜城,魏忠贤得知大势已去,遂与一名宦官自缢而亡。尔后崇祯帝又杀客氏,崔呈秀自杀,其阉党二百六十余人或处死、或发配、或终身禁闭。与此同时,平反冤狱,从头启用天启年间被免除的官员。重用袁崇焕为兵部尚书,赐予尚方宝剑,托付他克复全辽的重担。

自崇祯元年(1628年)起,中国北方大旱,赤地千里,寸草不生,《汉南续郡志》记,“崇祯元年,全陕天赤如血。五年大饥,六年洪流,七年秋蝗、大饥,八年九月西乡旱,略阳水涝,民舍全没。九年旱蝗,十年秋禾全无,十一年夏飞蝗蔽天……十三年大旱……十四年旱”。崇祯朝以来,陕西年年有大旱,大众多颠沛流离。崇祯二年五月正式议裁陕北驿站,驿站战士李自成赋闲。崇祯三年(1630年)陕西又大饥,陕西巡按马懋才在《备为了皇帝,明朝第17代皇帝-崇祯,长兴陈大饥疏》上说大众争食山中的蓬草,蓬草吃完,剥树皮吃,树皮吃完,只能吃观音土,最终腹胀而死,六年,“全陕旱蝗,耀州、澄城县一带,大众逝世过半”。

崇祯七年,家住河南的前兵部尚书吕维祺上书朝廷:“盖数年来,臣乡无岁不苦荒,无月不苦兵,无日不苦挽输。庚午(崇祯三年)旱;辛未旱;壬申大旱。野无青草,十室九空。……村无吠犬,尚敲催为了皇帝,明朝第17代皇帝-崇祯,长兴征之门;树有啼鹃,尽洒鞭扑之血。黄埃赤地,乡乡几断人迹;白骨青燐,夜夜似闻鬼哭。欲使穷民之不化为盗,不可得也”。旱灾又引起蝗灾,使得灾情愈加扩展飘荡。河为了皇帝,明朝第17代皇帝-崇祯,长兴南于崇祯十年、十一年、十二年、十三年皆有蝗旱,“人相食,草木俱尽,土寇并起”,其饥民多从“闯王”李自成。崇祯十三、十四年,“南北俱大荒……死人弃孩,盈河塞路。”

十四年,左懋第督催漕运,道中驰疏言:“臣自静海抵临清,见公民饥死者三,疫死者三,为盗者四。米石银二十四两,人死取以食。惟圣明垂念。”保定巡抚徐标被召入京时说:“臣自江推来数千里,见城陷处固荡然一空,即有完城,亦仅余四壁城隍,物力已尽,蹂躏无余,蓬蒿满路,鸡犬无音,未遇一耕者,成何国际”这时华北各省又疫疾大起,朝发夕死。“至一夜之内,大众惊逃,城为之空”,崇祯十四年七月,疫疾从河北区域感染至北京,崇祯十六年,北京人口逝世近四成。十室九空。

江南在崇祯十三年遭洪流,十四年有旱蝗并灾,十五年继续发作旱灾和盛行大疫。当地社会处在了非常软弱的状况,伏莽与流散并起,各地民变不断迸发。

为剿流寇,崇祯帝先用杨鹤主抚,后用洪承畴,再用曹文诏,再用陈奇瑜,复用洪承畴,再用卢象昇,再用杨嗣昌,再用熊文灿,又用杨嗣昌,十三年中频频替换围闯军的将领。这其间除熊文灿外,其他都体现出了超卓的才华。然皆功败垂成。李自成数次大难不死,后往河南聚众开展。

此刻北方皇太极又不断打扰侵略,明廷苦于两线作战,每年的军费“三饷”开支高达两千万两以上,国家财政早已捉襟见肘,缺饷的状况遍及,常导致明军内部骚乱哗变。为了皇帝,明朝第17代皇帝-崇祯,长兴加上崇祯帝求治心切,生性多疑,我行我素,因而在朝政中屡铸大错:前期根除擅权宦官,后期又重用宦官,《春明梦余录》记叙:“崇祯二年十一月,以司礼监宦官沈良住提督九门及爱闪亮演员表皇城门,以司礼监宦官李凤翔总督忠勇营”崇祯帝说:“朕御极之初,摄还内镇,举全国大事悉以委大小臣工,比者多营私图,因协民艰,廉通者又迁疏无通。己已之冬,京城被攻,宗社震动,此士大夫负国家也。清写明史崇祯帝中后金反间计,自毁长城,冤杀袁崇焕;世传皇太极施反间计,捕捉两名明宫宦官,然后成心让两人认为听见满清将军之间的耳语,谓袁崇焕与满人有密约,皇太极再放其间一名宦官回京。崇祯帝上钩,认为袁崇焕谋反。这种讲法终明之世并无所本,仅盛行于乾隆之后。一些学者倾向于信任崇祯帝杀袁崇焕,并非是皇太极的反间计达到目的。因为袁崇焕是软禁半年后才被处死的,不大可能是因一时激愤误杀。事实上,崇祯帝生性多疑,所以仅擅杀毛文龙一事,便足以使崇祯帝心存忌惮。再者毛文龙旧部大都误认为是皇帝要杀毛文龙,所以把仇恨转移到皇帝身上,大举哗变,形成日后一连串悲惨剧事情的发作,总算致使前哨态势一发不可收拾。袁崇焕不能不为此担任。

跟着形势的日益严峻,崇祯帝的滥杀也日趋严重,总想以重典治世,总督中被诛者七人,巡抚被戮者十一人,连具有崇高位置的内阁首辅也不能逃过,被杀二人,而其他各级文官武将更是多不胜数,九趣英语不能详列。崇祯帝亦知不能两面作战,私底下赞同议和,但被明朝士大夫鉴于南宋的经验,皆认为与满人和谈为耻。因而崇祯帝关于订定合同之事,一直左右为难,他私自赞同杨嗣昌的议和建议,但一旁的卢象昇当即通知皇帝说:“陛下命臣督师,臣只知战役罢了!”,崇祯帝只能辩称根本就没有议和之事,卢象昇最终战死沙场。明朝末年就在和战两难之间,走入消亡之途。

崇祯十五年(1642年),松山、锦州失守,洪承畴降清,崇祯又想和满清议和而和兵部尚书陈新甲私自协商方案,后来陈新甲因走漏议和之事被崇祯诿过处死,与清兵最终议和的时机也幻灭了。崇祯十为了皇帝,明朝第17代皇帝-崇祯,长兴七年(1644年)明王朝面对溺毙之灾,崇祯帝召见阁臣时悲叹道:“吾非亡女孩起名字国之君,汝皆亡国之臣。吾待士亦不薄,今天至此,群臣何无一人相从?”在陈演、光时亨等对立和不甘愿担任之下未能下决心迁都南京。过后崇祯帝责备光时亨:“阻朕南迁,本应处斩,姑饶这遭。”后来,崇祯再次跟李明睿和左都御李邦华复议南迁的方案,并要大学士陈演担任职责,陈演不甘愿,所以在不久后被撤职。第2次南迁方案失利后,崇祯让驸马巩永固代口要求重臣守京师,并以“圣驾南巡,征兵亲讨”为由出京,诸臣只怕自己因皇帝不在京城而变成农人军宣泄怒火的替死鬼,故仍然不让崇祯离京。

此刻,农人军起义已琅琊榜演员表经十多年了,从北京向南,南京向北,纵横数千里之间橡皮树,白骨满地,人迹隔绝,行人稀疏。崇祯帝召保定巡抚徐标入京觐见,徐标说:“臣从江淮而来,数千里地内凛荡然一空,即便有城池的当地,也仅存四周围墙,一眼望去都是杂草丛生,听不见鸡鸣狗叫。看不见一个耕田种田之人,像这样陛下将怎样管理全国呢?”崇祯帝听后,潸然泪下,叹气不止。所以,为了祭祀难民和阵亡将士和被杀的各位亲王,崇祯帝便在宫中高文佛事来请求全国太平,并下诏罪己诏,敦促督师孙传庭从速围歼农人军。

崇祯十六年正月,李自成部克襄阳、荆州、德安、承天等府,张献忠部陷蕲州,明将左良玉逃至安徽池州。崇祯十七年(1644年)三月一日,大同沦陷,北京危殆,初四日,崇祯任吴三桂为平西伯,飞檄三桂入卫京师,重用吴襄提督京营。六日,李自成陷宣府,宦官杜勋屈服,十五日,大学士李建泰屈服,李自成部开端围住北京,宦官曹化淳说:“忠贤若在,时势必不至此。”三月十六日,昌平失守,十贰七日,攻击北京城。三月十八日,李自成军以飞梯攻西直、平则、德胜诸门为了皇帝,明朝第17代皇帝-崇祯,长兴,守军或逃、或降。下午,曹化淳开彰仪门(一说是十九日王相尧开宣武门,另张缙彦守正阳门,朱纯臣守朝阳门,一时俱开,二臣迎门拜贼,贼登城,杀兵部侍郎王家彦于城楼,刑部侍郎孟兆祥死于城门下),李自成军攻入北京。宦官王廉急告皇帝,思宗在宫中喝酒长叹:“苦我民尔!”宦官张殷劝皇帝屈服,被一剑刺死。崇祯帝命人分送太子、永王、定王到勋戚周奎、田弘遇家。又逼周后自杀,手刃袁妃(未死)、长平公主(未死)、昭仁公主。

然后思宗手执三眼枪与数十名宦官骑马出东华门,被乱箭所阻,再跑到齐化门(朝阳门),成国公朱纯臣闭门不纳,后转向安定门,此地守军现已星散,大门深锁,宦官以利斧亦无法劈开。三月十九日黎明,大火四起,重返皇宫,郊外现已是火光映天。此刻天色将明,崇祯在前殿鸣钟招集百官,却无一人前来,崇祯帝说:“诸臣误朕也,国君死社稷,二百七十七年之全国,一旦弃之,皆为奸臣所误,以致于此。”最终在景山老歪脖子树上自缢身亡,死时光着左脚,右脚穿戴一只红鞋。死于崇祯甲申三月十九日丑时,时年33岁。身边仅有提督宦官王承恩陪白宁帝夜琛同。上吊死前于蓝色袍服上大书其遗书:

“朕自登极(或作登基)十有七年,虽朕凉德藐躬(或作薄德匪躬),上干天咎(或作天谴天怒),致逆贼直逼京师,然皆诸臣之误朕也。朕死无面貌见祖先于地下,自去冠冕,以发覆面。任贼割裂朕尸,勿伤大众一人。”

三月二十一日尸身被发现,大顺军将崇祯帝与周皇后的尸棺移出宫禁,在东华门示众,也答应屈服的诸臣前往送葬,仅仅人数不多,“诸臣哭拜者三十人,拜而不哭者六十人,余皆傲视过之”,只要主事刘养炸年糕贞极端沉痛,梓宫暂厝在紫禁城北面的河滨。

崇祯帝身后,自杀官员有户部尚书倪元璐、工部尚书范景文、左都御史李邦华、左副都御史施邦曜、协理京营兵部右侍郎王家彦、大理寺卿凌义渠、太常寺sup卿吴麟征、左中允刘sync理顺、刑部右侍郎孟兆祥、前户科都给事中吴甘来、武库主事成德、兵部主事金铉、左谕德马世奇、反省汪伟、右庶子周凤翔、太仆寺丞申佳胤、吏部员外郎许直、户部员外郎宁承烈、光禄寺署丞于腾云、副戎马使姚成、中书舍人宋天显,滕之所、阮文贵、督查御史王章、陈良谟、陈纯德、阅历张应选,顺天府知事陈贞达等、外戚南康气候如驸马都尉巩永固、新乐伯刘文炳、惠安伯张庆臻、宣城伯卫时春,锦衣卫都指挥使王国兴自杀,宦官自杀者以百计,战死在千人以上。宫女自杀者三百余人。绅生生员等七百多家举家自杀。四月四日,昌平州吏赵一桂等人将崇祯与皇后葬入昌平县田贵妃的墓穴之中,清朝以“帝礼改葬,令臣民为服丧三日,谥曰庄烈愍皇帝,陵曰思陵”。

admin 14文章 0评论 主页

相关文章

  用户登录